首页诗人诗人大全诗人组合诗人称号诗词诗词大全诗词分类朝代唐代宋代南北朝先秦魏晋清朝现代
按朝代:
按分类:
中华网诗词 > 中国诗人故事 > 大诗人“特例”作品:岑参亦作《春梦》

大诗人“特例”作品:岑参亦作《春梦》

成熟的诗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大诗人更是风格显著。但在他们一生的作品中,有时会出现一首或几首诗作,与寻常风格大异,简直判若两人。

岑参的《春梦》:“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如此单纯的儿女情长,如此缠绵的一往情深,真不敢相信,这是岑参——以奇峭豪放的边塞诗、以金戈铁马、宏大气魄令人震撼的岑参。只有两点略需留意:“洞房”指深邃的寝室,而不似习见的“洞房花烛夜”中与新婚有关。“美人”是离别中的伊人或故人,并非“美女”之意,也不一定是女子,有专家就认为这里是指丈夫,而第二句一作“故人尚隔湘江水”,亦可作旁证——所思者确乎是男子。除此之外,整首诗很好理解:昨夜春风吹进了深邃的寝室,让人惊觉已经是春天了,于是想起远在湘江之滨的伊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梦中只用了片刻工夫,就已走完数千里路程去到江南了。这是写梦境,也是写思念之深切迫切,以梦境的恍惚写感情的真切。

同样让人惊讶的是白居易《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本来《冬至夜怀湘灵》那样直露浅近的诗才“像”白居易:“艳质无由见,寒衾不可亲。何堪最长夜?俱作独眠人!”而《花非花》何其朦胧飘忽,何其含蓄不尽!此诗专家认为诗意大致是悼亡或追念、惋惜。也许可以再宽泛一些,理解成由爱情引起的心灵颤动,而且唯其很不“白居易”的含蓄、空灵,更足以让人生发出自己的想象,唤起许多对曾经体验或者错过的美好之人、美好之事的追忆。那朦胧飘忽的未被命名的,令人怀恋,又难以挽留;徒增伤感,又不能也不愿忘怀。

推荐诗词

中秋后一日曾青藜寓斋燕集

清·余楍

昨宵对月今宵雨,两日阴晴不可凭。

客里招邀常赖友,山中栖止但依僧。

才高何必愁贫贱,时至无烦感废兴。

几度浪浪檐际水,随风飘洒湿孤灯。

偈颂二十一首

宋·释普宁

这个老汉,软顽希罕。

煨而不熟,煮而不烂。

没兴遭他负累,被陷云黄苦难。

怨之不已,恨之不休,

且将这个雪冤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