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人诗人大全诗人组合诗人称号诗词诗词大全诗词分类朝代唐代宋代南北朝先秦魏晋清朝现代
按朝代:
按分类:

辛弃疾诗词全集

中华网诗词 > 辛弃疾诗词全集

南歌子 新开池,戏作

作者:辛弃疾

散发披襟处,浮瓜沈李杯。涓涓流水细侵阶。凿个池儿,唤个月儿来。画栋频摇动,红葵尽倒开。斗匀红粉照香腮。有个人人,把做镜儿猜。…更多>>

浣溪沙青团壬子春,赴闽宪,别瓢泉

作者:辛弃疾

细听春山杜宇啼。一声声是送行诗。朝来白鸟背人飞。对郑子真岩石卧,趁陶元亮菊花期。而今堪诵北山移。…更多>>

河渎神·芳草绿萋萋

作者:辛弃疾

芳草绿萋萋。断肠绝浦相思。山头人望翠云旗。蕙香佳酒君归。惆怅画檐双燕舞。东风吹散灵雨。香火冷残箫鼓。斜阳门外今古。…更多>>

贺新郎 和徐斯远下第谢诸公载酒相访韵

作者:辛弃疾

逸气轩眉宇。似王良、轻车熟路,骅骝欲舞。我觉君非池中物,咫尺蛟龙云雨。时与命、犹须天付。兰佩芳菲无人问,叹灵均、欲向重华诉。空壹郁,共谁语。儿曹不料扬雄赋。怪当年、甘泉误说,青葱玉树。…更多>>

洞仙歌 开南溪初成赋

作者:辛弃疾

婆娑欲舞,怪青山欢喜。分得清溪半篙水。记平沙鸥鹭,落日渔樵,湘江上,风景依然如此。东篱多种菊,待学渊明,酒兴诗情不相似。十里涨春波,一棹归来,只做个、五湖范蠡。…更多>>

水调歌头 送杨民瞻

作者:辛弃疾

日月如磨蚁,万事且浮休。君看檐外江水,滚滚自东流。风雨瓢泉夜半,花草雪楼春到,老子已菟裘。岁晚问无恙,归计橘千头。梦连环,歌弹铗,赋登楼。黄鸡白酒,君去村社一番秋。…更多>>

江神子/江城子 赋梅,寄余叔良

作者:辛弃疾

暗香横路雪垂垂。晚风吹。晓风吹。花意争春,先出岁寒枝。毕竟一年春事了,缘太早,却成迟。未应全是雪霜姿。欲开时。未开时。粉面朱唇,一半点胭脂。醉里谤花花莫恨,浑冷淡,有谁知。…更多>>

瑞鹧鸪 京口病中起,登连沧观偶成

作者:辛弃疾

声名少日畏人知。老去行藏与愿违。山草旧曾呼远志,故人今又寄当归。何人可觅安心法,有客来观杜德机。却笑使君那得似,清江万顷白鸥飞。…更多>>

傅岩叟见和用韵答之

作者:辛弃疾

万里鱼龙会有时,壮怀歌罢涕交颐。一毛未许杨朱拔,三战空怀鲍叔知。明月夜光多白眼,高山流水自朱丝。尘埃野马知多少,拟倩撩天鼻孔吹。…更多>>

鹤鸣亭独饮

作者:辛弃疾

小亭独酌兴悠哉,忽有清愁到酒杯。四面青山围欲合,不知愁自那边来。…更多>>

江行吊宋齐邱

作者:辛弃疾

尝笑韩非死说难,先生事业最相关。能令父子君臣际,常在干戈揖逊间。秋浦山高明月在,丹阳人去晚风闲。可怜千古长江水,不与渠侬洗厚颜。…更多>>

题鹅湖壁

作者:辛弃疾

昔年留此苦思归,为忆啼门玉雪儿。鸾鹄飞残梧竹冷,只今归兴却迟迟。…更多>>

题金相寺净照轩诗

作者:辛弃疾

净是净空空即色,照应照物物非心。请看窗外一轮月,正在碧潭千丈深。…更多>>

有以事来请者俲康节体作诗以答之

作者:辛弃疾

未能立得自家身,何暇将身更为人。借使有求能尽与,也知方笑已生嗔。器才满后须招损,镜太明时易受尘。终日闭门无客至,近来鱼鸟却相亲。…更多>>

再用韵

作者:辛弃疾

自古蛾眉嫉者多,须防按剑向随和。此身更似沧浪水,听取当年孺子歌。…更多>>

再用韵

作者:辛弃疾

欲把身心入太虚,要须勤着净工夫。古人有句须参取,穷到今年锥也无。…更多>>

辛弃疾

年代:宋
收录:816

苏辛」之一
济南二安」之一

简介:

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今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四凤闸村)人。南宋豪放派词人、将领,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辛弃疾生于金国,少年抗金归宋,曾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著有《美芹十论》、《九议》,条陈战守之策。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山居。开禧北伐前后,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旨等职。开禧三年(1207年),辛弃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赠少师,谥号“忠敏”。

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为志,以功业自许,却命运多舛、备受排挤、壮志难酬。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而是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忧虑,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其词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现存词六百多首,有词集《稼轩长短句》等传世。

推荐诗词

中秋后一日曾青藜寓斋燕集

清·余楍

昨宵对月今宵雨,两日阴晴不可凭。

客里招邀常赖友,山中栖止但依僧。

才高何必愁贫贱,时至无烦感废兴。

几度浪浪檐际水,随风飘洒湿孤灯。

偈颂二十一首

宋·释普宁

这个老汉,软顽希罕。

煨而不熟,煮而不烂。

没兴遭他负累,被陷云黄苦难。

怨之不已,恨之不休,

且将这个雪冤雠。